小花

樂樂世界冠軍!

emmmm我也不曉得我主什麼cp,有什麼寫什麼唄(¯―¯٥)

人生就是不斷往新的坑跳下去!

叶修有个大胆的计画

#韩叶

#日常比套路

#带叶秋出来玩

#在OOC的边缘来回试探


 



修长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突然右下角弹出了讯息,令这双漂亮的手指为之一顿,将右手移上的滑鼠,点开。


我哥回家了:混帐老哥,你这週末会回来吗?


君莫笑:老韩要来,哥忙着呢


我哥回家了:霸图战队的韩文清?你俩到底什么关係啊?


君莫笑:还能什么关係


君莫笑:情侣呗


我哥回家了:我靠,你居然有人要啊?


君莫笑:呵呵,哥可是很抢手的


我哥回家了:不如我这周末去一趟你们网吧


君莫笑:做什么?


我哥回家了:就想看看什么样的人会喜欢我哥


君莫笑:有什么好看的,回你家去


我哥回家了:我家不就是你家?


我哥回家了:就这么说定了,週末见


君莫笑:自己打车过来,不送


我哥回家了:……


叶修打出最后一个字,看见对面又回了几个点,微微呼出口气,脱下罩在耳朵上的耳机,无奈地叹口气,随即看见叶秋十分有效率的发来的他的班机抵达时间,仔细一看居然还比韩文清早到,让叶修又是翻了翻白眼。


这小子,没事来打扰我和老韩……叶修不满地用手支着下巴称在电脑桌上,满脸写着鬱闷。


──对了,老韩似乎还没见过叶秋?


叶修摸摸下巴,突然灵机一动,闪过一个大胆的计画,连忙飞速地重新敲起键盘,一行行全发给刚刚才发讯息给他的人。


没过多久,叶修就收到了回复,忍不住满意地扬起嘴角。


我哥回家了:OK。




***


世邀赛后,叶修目前仍是待在兴欣担任着顾问指导──这是明面上的说法。事实上,全兴欣的人都晓得,叶修就是看韩文清还没退役,心底一股劲儿的也想待着,一旦韩文清退役了,想必两人也会立刻找好某处的房子美美的住在一块儿。


不过对于这位劳苦功高的兴欣前队长,大伙还是尊重的表面上的立场,然后私底下偶尔调笑几句,就当作没看见不时飞来找叶修的某敌队队长了。


这週末一如往常,韩文清订了清早的飞机就扛着行李快速走出机场。一贯严肃的神色及强势的气场令周遭人群不由自主地都避开了一小段距离──除了一名正拖着身子懒洋洋朝他挥手的叶姓青年。


"唷,老韩。"

"……你怎么在这?"


韩文清扬了扬眉,用馀眸瞥了眼手錶,确实是早晨七点钟,忍不住语气中透出些许的讶异,才将目光放到了叶修身上。


"感动不?哥亲自来接你了。"

"……令人意外。"

"嘿,哥可是靠着意志力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这不马上就来接你了,你居然连个谢字都不提……"


韩文清瞧着约莫一个月未见的恋人,即便风尘僕僕地搭了许久的飞机,此刻也忍不住隐隐约约有了些笑意,不等他说完便淡淡的开口道。


"那么,叶修在哪?"


眼前的叶修为之一滞,面色变换了几秒后,看着韩文清肯定的神色,随即释然的笑了出来。


"果然瞒不过你。"


伪装成叶修的叶秋摇摇头叹道,一边挺直了身体,褪去了浑身的惫懒气息,眨眼间变换气质,英姿飒爽。


纵然是相同的外貌,也能立刻感受到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人。


韩文清面色不改地看着眼前的恋人突然成了另外一个人,慢条斯理地继续问:"你是叶修的弟弟,叶秋吧。"


"我是叶秋,嫂嫂你好。"叶秋一秒伸出手。


"……你喊我什么?"韩文清黑着脸回握,看着这第一次见面的小舅子忍住不太过用力的捏紧对方的手。


叶秋感受到生命危机,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保持着风度地微微一笑继续说:"你是我哥的老婆,自然是嫂嫂了。"


那傢伙的嘴欠原来是家族遗传吗?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想着。


"那么韩先生,我这就带你去找叶修。"看韩文清神色複杂,叶秋连忙转移话题,用泰然自若的语气领着韩文清走出了机场。


看叶秋一派轻鬆,韩文清也不好立刻和未来的小舅子继续追究,只好抽着嘴角低声回答。


"......麻烦你了"


这笔帐,韩文清决定算到叶修头上。



 


   


 


车上,叶秋仍然试着和他未来的嫂嫂搭话,兴致勃勃地开着话题,丢给眼神瞥向窗外的韩文清。


"嫂嫂,你怎么发现我不是我哥的?"

"别那样喊我。"


韩文清先是又黑了脸,随后不假思索的回答:"你们完全不同。"


叶秋愣了下,下意识反问:"哪裡不同?"


从小到大,儘管因为两人性格不太相同,所作所为也让人容易分辨出俩兄弟,但凡只要他或者叶修模彷了彼此的气质,一直是极难分辨的。尤其他们同住一起几十年,对于彼此的生活习惯、说话语气等等都瞭若指掌。因此刚才韩文清能够一眼道破他的身分,着实让叶秋吃了不小的惊。


韩文清却挑了挑眉,似乎一点也不用思考的继续回答。


"首先,是菸味。"

"再来,你身上这件衣服,一点皱褶都没有。"

"还有你走路的方式和叶修不太一样。"

"......"

"......"

"最重要的是,你的语气虽然和叶修很相似,眼神完全不同。"


韩文清似笑非笑的看着叶秋正嗅嗅自己的衣服,说道:"若是连叶修都认不出来,我现在就该回去了。"


叶秋鬱闷了。他起码也是对着真人模彷了几十年,这次居然被个外人一语道破,还一个接一个地指出相异处,他模彷的真有这么差劲吗?


"好吧,嫂嫂,你赢了。"叶秋闷闷的说,"不过这可是我哥的主意,你别怪我。"


韩文清点点头。他早就猜到了,这么无聊地把戏只有叶修那傢伙干得出来。


"对了!"


叶秋没落寞太久,突然又双眼一亮,拉着韩文清就兴奋地说:"嫂嫂,不如换你假装没认出我,来看看我哥的反应如何?"


韩文清怔了会儿,看着叶秋激动的眼神暗自思忖了下,便颇有兴致地勾起了嘴角朝他点点头,"行,就这么办。"


彷佛是想像出叶修的表情,韩文清又冷笑了一声。


叶秋馀光瞄到韩文清的神色,不禁抖了一下,脑中默默替等会就要接受考验的自家哥哥祈祷了三秒,然后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哥,你这次可完了。


叶秋和韩文清对视一眼,纷纷扬起了嘴角。



***



"叶秋,哥回来啦!"


叶秋一脚踹着叶修的房门,还特地重重的在"叶秋"两字上咬着音节,以此暗自叶修别忘了自己正在伪装的身分。


随着房里头的人应了声,房门缓缓地被打开。


韩文清眼睛一亮。


平时总是半睁不开的双眼正炯炯有神的看向来人,身上一贯的简单居家服也换成了乾淨俐落的长风衣,拖在身后那叫一个潇洒,整个人气质骤变,彷佛一名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微微勾着笑容替两人开了门。


"哥,怎么这么慢?"叶修笑了笑,眼神扫过两人,装作不认识着用陌生的目光在韩文清身上停了会儿。


"韩先生,你好。"叶修温和的笑了笑,伸出手,"我是叶秋。"


韩文清看着这个风度翩翩的叶修,一时之间倒有点不适应,连忙伸手回握,"你好,我是韩文清。"


叶修笑容的弧度更大了,"韩先生,旅途奔波,先进来坐吧。"


韩文清在内心对这个几乎可说是完全不同的叶修感到几分新鲜,忍不住压抑着嘴边的笑容,硬是摆出平时的脸色,点点头随着叶修进去。


"哥,我有点事想问问韩先生,你要不先去买点早餐回来吧?"


还站在门边正准备进来的叶秋一愣,眼神看着叶修,又看了看韩文清,眨眨眼后决定将这裡留给他们,丢下一句话后,砰的一声关上门离开了。


"那你们聊,哥很快回来。"


韩文清没料到叶修居然将叶秋给支开,愣了下后看着坐在他左侧椅子上的叶修正缓缓冲着茶,无比专注地替他倒了杯水,眉眼弯弯的递给他。


"韩先生,别太紧张。"


叶修冲着他笑了笑,又倒杯水递给自己,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我就是想问问,我哥平时是怎样的?"


听见这问题,韩文清瞳孔缩了缩下意识想让这人闭嘴,却想起了两人现在的角色立场,只得无奈地赶紧进入自己的角色,正色回答起装作他小舅子的现任恋人的提问。


"你哥……叶修他……"韩文清难得欲言又止,迎上眼前青年的目光,突然看见一丝一闪而逝的狡黠神色,不禁愣了愣,随后才缓缓开口。


"他是个天才。"韩文清眯着眼,目光放向远方,开始说道:"但除此之外,他就是个生活邋遢的傢伙。"


正扮演着叶秋的叶修扬起的眉毛微微一颤,心裡暗骂着老韩你这傢伙居然在叶秋面前出卖我好啊你等着瞧云云,面上仍然装出好弟弟模式,一副正细细聆听的模样。


"他在荣耀上的天资不可否认,可他的菸瘾太重,总有一天会搞坏身体。"说到这裡,韩文清扬起眉毛,眼神中微微担忧地看向叶修,"叶秋,这点要麻烦你劝劝他。"


"呃……好的,我会转告我哥,让他少抽点菸。"叶修差点骂出声,幸好及时收嘴,出口变回关心哥哥的好弟弟叶秋。


"你也认为抽烟并不好,是吧?"韩文清又追问。


"呃……是的,抽菸并不好。"叶修内心奔过一万头草尼马,赶紧点头附议。


闻言,韩文清满意的一勾唇,眼神闪过笑意,一双锐利的鹰眼直勾勾的看尽叶修的眼底,藏不住笑意的启唇开口道:


"那你为什么不戒菸?"


"我靠谁要戒菸哥就是不戒──握曹!老韩你!"


叶修下意识的对着韩文清回嘴,话说到一半才半开着嘴,惊愕地看着韩文清,又回头看了刚才叶秋离开的大门,顿时说不出话来。


"叶修,好玩吗?"


韩文清倒是悠哉,边问着话还翘脚坐在沙发上,拎了杯茶缓缓啜着,顺带享受难得一见叶修的惊讶眼神,原先冷冽的眉眼间像是被融化的寒冰一般,只留下温润和色却不失威严的神色。


"老韩你故意的……"叶修说了几个字欲言又止,脑内飞转想起了刚才跑掉的亲弟弟,狠狠地又瞪了门口一眼,"叶秋那小子,居然出卖我!"


"他没有。"


难得见以玩弄他为乐的叶修如此错愕,韩文清心情好得不得了,悠悠地开口替小舅子澄清,再慢悠悠的啜了口茶。


"他没有?你认出来了?"叶修愣了下,随即问道。


"当然。"韩文清哼了一声,"一看就明白。"


你那副懒散的模样可找不出第二个。韩文清在内心暗暗补充。


"你真认出来了?"叶修其实对叶秋的装扮很有信心,虽然能预料到韩文清迟早会拆穿,却没想到居然一个照面就被识破了,语气还有些怀疑。


"你不相信?"韩文清听叶修一再质疑,微微加重了语气。


叶修似乎在脑内思量着什么,愣了半晌才回神,同时一秒收起刚才错愕的神色,回復成韩文清最熟悉那个屌儿郎噹的叶不羞,一开口就让韩文清忍不住想让他闭嘴。


"那是,没想到老韩你这么爱哥啊,一眼就认出来了。"叶修笑道。


"……"韩文清抽著嘴角,有些怀念刚才发着愣的叶修了。


叶修看韩文清的神色,忍不住笑了起来。话题陡然一转,边开口边起身走近了韩文清的身边,低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睽违一个月不见的恋人。


"不过老韩。"叶修勾着眼尾,倾身靠在沙发椅的扶手上,"你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看我扮成叶秋吗?"


韩文清仰头看叶修轻笑一声,眼底的意思再清楚不过,眼神暗了暗,喉咙微微发 乾,嘶哑的说了一句"怎么可能"随即伸手拉下叶修的颈子,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

 

空旷的房间哩,顿时剩下一连串令人面红心跳地亲 吻声,以及轻微的喘 息声。

 

"老韩,要不咱们去房间......"叶修轻喘着气话还没说话,突然被一个十分刻意而为的咳嗽声打断。

 

两人立刻用此生最有杀气的眼神望过去。

 

"叶秋,没见哥正忙吗?"

"咳嗽去外面咳。"

 

刚买完早餐回来的叶秋一打开门便撞见两人好戏,颇为尴尬的他只好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试图突出现场有第三者的存在,结果立刻被自家哥哥兼哥哥恋人也就是嫂嫂两个眼刀丢了过来,委屈的连一句话都还没说就被当面关上了门。


碰!


"哥,你让我今晚住哪啊……"叶秋盯着紧闭的大门,欲哭无泪。

  

 



 








 


#作者说

没车!

房内情况靠脑补!




评论(21)

热度(120)